一棵冬青树

最近吃:McLennon柠檬泡儿 诺康 tk11 AD/GG DM/RW CE【老茶老碗】·_·
专攻冷cp且十分不务正业的厨子。
所以低产以及0热度只是因为被黑洞吃掉了。
求私聊脑洞。

【喻/江/喻无差】却往虎山行

*最近在看《俗世奇人》和《蒲柳人家》所以别问我通篇语言为何如此诡异。

*愿意听我唠叨的请拖嘿嘿。

*别问我为什么喻江喻里有这么多周县官,这是因为在周县官的地盘传播邪/教乱卖安利也是要收税的。


北洋


  镇上新来了一个县官,姓周,说是上面大元帅亲自指派下来的。

  

  由于刚刚走马上任,又不怎么露面,也就没人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不过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收税,收税,再收税。周县官自然也落不了俗套。毕竟这时候军阀混战、兵荒马乱,谁也说不准明儿这地方的元帅姓吴还是姓张。


  这乱世之中,稳定点儿收入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但这周县官就是周县官,他高明着呢,他自己可不亲自收税,那多跌分啊,他叫手下那几个抓阄,分区管理,分着区收。


  不过这周县官虽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找县官办事的人呢,却总能碰见一个笑眯眯的斯文青年,也就是那位姓江的副官。


  他可就好比穿针引线的线。


  这周县官平日里不知是太过严肃致使沉默寡言还是本就不善言辞,总是紧绷着一张脸,静静地听着吴启、杜明他们汇报工作。


  这江副官呢,就笑眯眯的在一旁听着,等周县官微微变了颜色,想要发话了,便瞅几眼县官的脸色,眼珠子咕溜咕溜动两下,嘴皮子再啧啧动几下,吴启杜明也就大概明白这县官大人心里头的意思了,便也就照着继续工作去了。


  而这城里,还有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儿,那就是掌管蓝雨茶楼的喻家的大少爷从外边回来了,说是以后都要一直留在这城里照看祖宗的基业。


  喻大少爷可是和他家的茶楼一样鼎鼎有名。


  另一件事儿便是收东城税的杜明病了,吴启得去照顾他,这本来不算件大事儿,但这么一来,原来喻家的税一时半会儿便无人问津,没人去收了。

  

  周县官皱了皱眉头。

 

  一旁的江副官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主动请缨道:

  

  这喻家的税,不如,就由我来收吧。

  

  我也好见识见识喻大少爷的风采。


  江副官在心里暗补一句,脸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儿。

  

  我这还真是明知山有虎,却往虎山行。


  高深莫测的眸眼,溜溜的闪着光。


  次日,江副官起了个早,踏着薄雾前往喻家。


  也许是天还冷着的缘故,到了门口,白墙黛瓦的喻家正门隐匿在夜行的薄雾中,看不真切。


  他勾起手,轻轻叩门。


  许久,有人开了门。他斜套着一件紫马夹,长衫的扣子还没来及扣好。


  他一副无精打采的问道:您找谁?


  江副官这才想起,这人姓郑,是这喻家茶楼的掌事,听说做什么事都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叫他这么早爬起来替自己开门,也是为难他了。


  于是便做了一辑道:"我是周县官指派前来顶替吴启吴队长的,想要同喻大少爷叙叙旧。望郑掌事行个方便。"


  郑掌事一听,微微点头道:不敢当啊压力山大,敢问怎么称呼?

 

  "啊,鄙人姓江。"


薄雾笼罩着笑眯了的眼睛,叫人看不真切。


  他跟着郑掌事,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喻家的正厅,而那神秘的喻大少爷正正襟危坐在正对着门的檀木椅上,旁边有一青年,正絮絮叨叨地同一少年交谈,那少年约莫十三四岁,神气的紧,一边磕瓜子一边听那人絮语。


  那人见郑掌事来了,连忙招呼他们坐下。

 

 " 江副官,别来无恙啊。"喻大少爷笑道。

  

"早就有所耳闻喻大少爷的风采,今日一见,更是不同凡响。"


  江副官作揖,从袖口掏出一枝梅花,放在桌上,"路上所摘,以表诚意,无奈甚是仓促,还望喻少海涵。"


  "不,我很喜欢。江副官的心意,我心领了。"喻大少爷将梅花揣在怀里,低头轻嗅,道"来,黄管家,快给江副官倒一杯珍藏的普洱以为回敬。"


  一旁聒噪的青年听后起身,面露翳色。不过动作却还是如行云流水一般,不一会儿,一杯普洱便端了上来。

 

  江副官暗想:这喻大少爷怕是个精明的主。


  他在杯口处煽了煽,一股幽香便是际天而来:"好茶!"


  江副官轻抿一口,只觉这茶沁人心脾,是难得一见的上等普洱。不觉的多喝了几杯。


"江副官这次来,怕是为了缴税之事吧?"


"正是。前些日子吴大队长有些事儿耽搁了,不能前来,我这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替他前来商讨此事,还望喻少见谅。"


"那是当然。喻某初来驾到,不懂的还有很多,还要请江副官日后关照。不知这月底的税,是怎么一个算法?"


  江副官笑了笑,说:"不多不少,一条黄金罢了。"


 喻大少爷也笑了,回道:"江副官所品的这一壶普洱,也正好是一条黄金,不多不少。"


  江副官面上笑笑,心里暗道:真是一招不慎,着了道了。

  他却依旧不温不火地说:"这公私之事怎能混为一谈?无奈鄙人身家清薄,这一条黄金,也只能记日再还了。真是叫喻少见笑了!"


"哈哈哈哈,那可这真是喻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管家,快给江副官加些茶水。"


就这样,原本一月一次的上门愣是变成了每天一次的日常,江副官愣是成了喻大少爷的茶客,每天清晨的喻家,有了江副官的登门,总是弥漫着陈年普洱的沁香。


  作为掌事兼门童的郑某叫苦连天,叫他这样一个人天天摸黑给江副官开门,这可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他平日里最恨鸡鸣之时起来,况且这江副官来的比鸡叫还早。


  他真是压力山大了!


  第二个叫苦连天的便是这黄管家。他从来么频繁的泡过茶。

  

  又一日,喻大少爷像往常一样吩咐他去泡茶。他却不干了。

  

  他说:"普洱茶就是我的命!你们泡了我的陈年普洱茶,就是要了我的命!大少爷,不能再这么泡下去啦!祖宗的基业就这么被你给蹉跎的呦!"

  

  喻大少爷沉思了一阵子,说:"郑掌事,你泡去。"


  又有一日,江副官来喻家品茶。喻大少爷便把他领到房中,一并栓上了房门。


  江副官笑道:"江某又不是来做收税这等提不上台面的事,喻大少爷又何必行事这般鬼鬼祟祟?"


  喻大少爷板了板脸,故作深沉道:

"江副官又怎知喻某行事这般鬼鬼祟祟,邀江副官于房中,仅仅所为收税之事?"


fin.


【几发彩蛋】

周县官最近很郁闷,他最得力的副官自从接手了吴启的工作之后一直爱岗敬业,坚持服务在一线。现在倒成了江副官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吴启也委屈的紧,照顾完杜明回来,自己就莫名其妙的失业了。


彩蛋完。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