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冬青树

最近吃:McLennon柠檬泡儿 诺康 tk11 AD/GG DM/RW CE【老茶老碗】·_·
专攻冷cp且十分不务正业的厨子。
所以低产以及0热度只是因为被黑洞吃掉了。
求私聊脑洞。

【江喻江】凤凰眼

微江喻/喻江

改自 田双伶的《凤凰眼》删删剪剪。

做一模试卷的时候做到的一篇阅读,看到老江的最后一句话不禁私心想这不就是副队?!【雾】
大心脏与小心脏【雾】

不介意请拖。

茶人老喻,本性喜茶,经营茶叶多年。

做生意毕竟不是品茶,总是风云变幻,有赚有赔。望着乐呵呵优哉游哉和人下棋的老喻,茶城的人说,还乐得起来,他心里都愁大了。

谁都知道老喻的仓库里囤积了一百多吨的普洱茶,说是囤积,其实是阴错阳差留下的。

六年前,他忽然接到茶城的右邻老江的电话,说一个亲戚在一家老茶厂供销科当科长,厂子破产了,库存在仓库里的茶全部低价处理掉,问老喻要不要。

老江说,我现在是手里没有资金,你看着要吧,淘底儿货没有个赔的。

老喻打了个车就去了茶厂。老江领着他在仓库里看,一摞摞,一箱箱,全是陈年的普洱饼,多数是凤凰沱茶。就是那一天,他以回家和黄少天吵了一架为代价,用买房子的钱买了整个仓库的陈茶。

就是那次买茶的冲动,让他这几年的日子艰难起来。他的店里绿茶、花茶销路都不错,普洱却无人问津。

老江心里惭愧,见着老喻就连连自责,而老喻却冲他摆摆手,连声赞叹杯里泡的凤凰沱:你看看,色泽褐红汤色明亮,你尝尝,香气馥郁回味尤甘,好茶啊。

一天,在茶城闲转悠了半天的那个人走进了他的茶店。那人说是台湾来的,和老喻聊了半天的普洱经,又品了几种陈年的普洱,临走时老喻连卖带送地给了他两块印有“1975”的凤凰沱茶。

没几天,老喻接到一个电话,那个买凤凰沱的台湾人说,你那里还有多少这种茶?

老喻笑着说,几十吨呢,够你要的。没想到,第二天那人就签单订货了而且还拉起了长线。

老喻在一缕缕的烟雾中眯起眼睛看着手里的订单,他感到普洱的神话开始了。

谁也没想到茶文化渗透得如此之快,普洱开始热销,价格扶摇直上。

春末的一天,忽然有人来茶城搜集春城出的凤凰沱茶。

那人看来是个行家,说,看这种茶主要是看凤凰的眼睛,双眼皮的是上品。几家茶商忙回去翻了仓库,倒是找出了几摞。

老喻在一旁听了,也回到仓库把那些存货翻出,确实挑出不少双眼皮的凤凰沱,他看看茶饼上两只展翅欲飞的红凤凰,撕开看看内飞的纸质和字体,又掰了块碎茶,放到杯里泡了,仔细啜饮。末了,他随手将茶饼扔到了茶垛上。

双眼皮儿的凤凰沱茶一时成为珍品,价格猛涨,可这种茶市面上很少,全茶城只有老喻的库存多,但他却不卖。几个茶庄的人都来找他,说老喻你被钱烧了还是怎么了?

老江也劝说他,你那几年受够了压货的苦,还不趁着行情好卖个好价钱补补亏空。

老喻说,一样的凤凰沱,为什么还要分出个贵贱糊弄人呢?

话说得僵了,茶城的人来调货,老喻阴沉着脸抱着紫砂壶走了。

几家茶庄的人恨巴巴地说,老喻这次还要囤积,等着卖高价呢。看吧,以后有他的好。

突然有人说,有几家老客户收到了老喻的凤凰沱,价格没变。茶商们都快疯了,就是找不着老陆。他们要把老喻恨死了。

只有老江知道他的性子,终于在老喻常去的茶场找到了他。老喻正在山坡上和一个茶农下棋。

老江说,茶城的人都快被凤凰沱搞疯了,等着算你的账呢,你还有心在这儿下棋?

老喻磕了磕烟斗,说,什么单眼皮双眼皮的,那是印刷时的错影。

普洱茶的标志,是它的外包装和内飞。我看过,这两种内飞的纸质字体都是一样的,味道也没有丝毫差别。买茶卖茶不能只靠标贴,还要用自己的嗅觉和味觉,靠个什么单眼皮双眼皮的噱头去赚钱,算什么做生意?做我们这行的,外行卖外行,图个热闹;内行卖外行,讲究实诚;外行卖内行,学个门道儿;内行卖内行,以心换心。

你看看,这满山的茶都是云雾所养,天涵之地盖之人育之,除了制茶工艺上的不同价格上有个区别,有什么贵贱之分?我就不信了。

老江张口结舌望着他半天没愣过神。

老喻忽然止住了话问他,你看什么看?

老江眨了眨眼笑了,嘿嘿,没事儿,我看看你是单眼皮儿还是双眼皮儿。

Fin.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