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冬青树

最近吃:McLennon柠檬泡儿 诺康 tk11 AD/GG DM/RW CE【老茶老碗】·_·
专攻冷cp且十分不务正业的厨子。
所以低产以及0热度只是因为被黑洞吃掉了。
求私聊脑洞。

考前拜女神!
和皮胖一起好好过日子呀!复婚之后一定要幸福呀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为国纾难申公豹:

发布了长文章:《课堂笔记·蒲松龄与《聊斋志异》研究》

YAYA亞子:

隨手塗鴉復健,說好要休息一陣子的結果看了一堆Spilt的試映影評我現在居然出現了Frank跟九歲人格kevin的腦洞,還是至少4頁的連環漫救命喔.........


J:

小凯撒的下意识舔唇习惯👄

儿子的喵喵嘴简直是艺术品😢

CrTumblr 

Orange.:

整理红心发现这篇我没转载。
感谢配图!(痛哭流涕地比心)

蕭寒無聲:

-疼么?啊?
-咋没把你砸傻呢?

#瞎涂个出版社文的配图,暴力催更
#不艾特原文小作者了怕她打我 ​​​

wink

kyla:

一段两个人奇怪的jamming session 有人说这是在深情对唱 我 听得非常模糊 差不多有点意思 就放上来啦XDD (不要太认真考据系列(当然如果有有意思的空耳就更好玩啦w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kyla:

Howard Stern Show2009

哦啦啦啦我好爱他我要哭了我呜呜呜呜呜

主持人老是逗他!!

他会扭动会做很可爱的表情还学Ringo说话不行了救命啊我要疯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后面还哼小曲跳起了舞~

其实这里谈到了John的取向问题(。还有那段失败的婚姻 

有些话题看上去真的敏感但是泡全程积极向上 好心情w 让采访显得特别顺利

不说了我去擦个鼻血


录玩I'll get U之后:
George:我们刚刚是不是有一句的歌词唱的不一样?😊
Paul:是John又唱错了,明明是change,还好我把它压下去了。😞
John:我刚刚特意把嗓子扯哑了唱,这样子声音是不是很性感?😉(把手摁在Paul头上说)
Ringo:好吧,Sweetie,我可是鼓手,没我啥事儿吧?😏
George:当我没说…这遍挺好的…所以我们再来一遍?😒

(George的内心是崩溃的)

【北区欠家暴组/诺丁/不接受水表业务】冬青树与云雀

/接近童话但并不是童话的长诗/接近长诗但并不是长诗的童话/代我向王尔德/安徒生致敬。/让他们别打我。


从前

有一棵冬青树

孤独地

伫立

在一座

碧绿的山丘上


每天

他都向

每一个过路的人

或是高高划过的飞鸟

或是匆匆路过的旅人

喊道:


快来

快来

快来陪我玩吧

我叫丁马克

是一棵冬青树

我很友善

也很希望

能和你们一起


飞鸟 看不见

冬青树的焦急

他们飞的太高

太高了

旅人 听不见

冬青树的期盼

他们走的太快

太快了


冬青树一直在等

亦或是 盼

他一直在喊

不停地喊啊

陪伴他的

只有山丘

沉默而又寡言


直到有一天

一只云雀

落在了冬青树的枝头

他时而盘旋

时而伫立

咕咕地叫个不停

真是 太累啦

他说


你好

我是一只

来自北边的云雀

第一次

飞这么远

我的名字叫做挪/威

很高兴见到你


于是呢

疲惫的小云雀

便钻进了冬青树的枝桠间

冬青树呐

第一次收到

来自云雀的橄榄枝

也舒展枝叶

为云雀提供

绿荫和庇护


你真是 一棵好树

小云雀立在枝头

由衷地

咕咕

咕咕

咕咕

唱着赞美的歌

冬青树想

能有一只鸟

立在自己的枝头

那该是

多么荣幸


第二天早上

云雀又有了精神

咕咕地

站在树梢

再一次

认真地打量着

冬青树

你真高

他说


说着

它飞起来

在树的周围

盘旋了一阵

随后再次落下

停在

上翘的树梢

你有去过

什么地方吗

丁马克


冬青树难得地

沉默不语

一阵风

徐徐吹来

摇晃的枝条似乎

暴露了他此时

心中 所思所想


好吧 丁马克

小云雀 清了清嗓子

用一种

真诚的语气 开口

你知道

我来自北方

那里有

成片的铃兰花


铃兰花 你知道吧

就是那种

纯白的 那么小的几团

匍匐在绿叶间

只伴着

五月的春风开放

不过可真好看呢


铃兰花 

丁马克重复道

他像我一样

四季常青吗

不不不

它只有

春风回来的时候

才是最可爱的


而且 丁马克

小云雀接着说道

只要收到铃兰花

就会受到

幸运之神

的眷顾

你这么一提

我可真有点

想它们了


丁马克不说话

过了许久

他闷闷地 说道

明天就会

飞走吗


也许吧

小云雀

咕咕 咕咕

回应着丁马克

这一个晚上

谁都没有说话

沉寂的只剩下

天上的星星


那星星

簇簇团团

倒有点像是

素未谋面的

铃兰花了



冬青树看着

熟睡的

仿佛一醒来

就要飞走的

小云雀

沉默地笑

他没有泪水

阴冷的月影

像惨白的斑

在冬青树的枝干

枝头上

倒有点像是

素未谋面的

铃兰花了